2009年7月14日 星期二

實名制和人肉搜尋(Real Name System and Search by The Crowd)

有句話說得好:「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對於網路上來說,或許可以改成:「網路上沒有什麼找不到」,時至今日,能夠透過網路上找到的東西,絕對超乎你的意料之外,先不論正確度有多少,若是想藉網路來尋得某件事、某個人、某樣物品的蛛絲馬跡,真的不太困難(該宣揚Google帶領我們進入新世界嗎?)

不過,網路有著隱匿自己身份的特性,每個人都可以使用各種不同身份、代號、匿稱來進行一切的網路活動,礙於現在有太多網路上的問題,所以有人開始推行「實名制」,但是,現在有種最新的搜尋方式,那就是把與特定議題的人物,往擁有眾多使用者的平台上一丟,只要話題性夠,馬上就可收到成效,原本可能是一個人得用Google找上好一陣子才能找到的資料,馬上就被最新型的「人肉搜尋」給翻了出來。

「實名制」和「人肉搜尋」這兩個詞都經常出現在網路事件當中,雖然涉及的層面不同,若自己成了網路事件中的一員,這兩個詞對於個人的殺傷力不小,不過使用者本身似乎完全沒有能力可以抵抗,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自己低調行事

一般人在網路上,其實不太需要提供過多的個人資訊,最多是跟政府機關交涉,或者在需要真名才能參與的活動上,才需要留下真名,況且真名不行也不應該在網路上能被搜尋找到,但是又有個資洩露的事件,會不定時的隨機大放送。

對於是否要採取「實名制」,以我個人的立場來說,其實並沒有太明顯的好惡感,但是在公開場合上,你無法確定一個小動作,是否會遭有心人士的惡意濫用,照片盜用的在許多部落格平台上,不也是經常被搬上版面嗎?

如果有人以你慣用的網路名稱來發表一些意見,就能惹起不小的風波的話,若是冒用真名,我想很多事會更加無法收拾,雖說真名可能遠不及網路上慣用的代號、名稱來得為人所熟知,但是使用真名帶來的紛爭與困擾,這對於身為老百姓的我們,應該都不願見,也沒有太多閒功夫來處理。(如果有被人盜用過資料申辦手機、服務...,你就會知道有多麻煩)

其實,實名制本身並沒有問題,就算不是用自己的真名發言,一樣也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現在已經有不少因為在網路上辱罵對方的判例出現,可是...大家似乎還是很容易在「公開」的平台上,使用著太過於情緒的字眼,所以,我覺得是否該「實名」?只是給那些覺得「亂說話」不負責的人有所警惕,就算沒有實名...「你所說的一切,一樣能夠成為呈堂證供」(除非你有辦法讓人抓不到你的來源)。

更何況,對於網路的中、重度使用者來說,某些慣用的代號,早已比他們的真名更為人所熟知,這時候實不實名還有這麼重要嗎?或許實名只是為了防制某些亂象肆無忌憚的擴大,但是對於原本就秉持著自我立場,且不傷害到它人(低調)的網路人來說,那似乎只是個多餘的框架而已。

至於「人肉搜尋」呢?其實這一點真的是最無法控制的部份,雖然大家可能都是透過一樣的搜尋系統來找答案,就算你自己本身再低調,一樣有可能從你朋友的留言別人給的稱號曾經提過的活動參加過的團體、甚至是你在拍賣上給人評價的蛛絲馬跡,都有可能透露出你的行蹤、身份或職業。

這才是人肉搜尋可怕之處,其實我自己也曾利用網路的便利及多元性,試著找出多年前的某些人、事或物,其實並不會太過困難,所以集眾之力,要把一個人的背景挖出來,更是簡單,除非這個人完全不在網路上出沒(現在應該很難),否則只要按圖索驥,就算只是一個Email或是網路上慣用的名稱,都有很大的機會能找到這個人。

但是人肉搜尋的意義何在?事情本身的真相是什麼?為什麼要把問題提升到群眾層次?

網路的力量現在愈來愈受人所重視,一大堆新聞、報章雜誌開始大量引用網路上的消息,不過,是不是每個事件都引入大量群眾,就能夠得到比較正面的回應?或是藉此能夠讓大家正視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其實我也沒辦法資格可以下定論,因為,我自己是個不習慣隨之起舞的人,而且,有太多的議題每天都在新聞、報章雜誌上發生,是否每個議題都能夠引起一樣多人的討論?甚至會因為群眾效應,造成了輿論一面倒的情況發生。

試問?環境議題呢?(只要不在我家隔壁就好)生態議題?(冷氣夠強,我還繳得出電費就好)動物保育?(人命比較值錢)或...有著太多的議題,總覺得是否一樣都能夠透過一樣的操作方式把這些問題提高到群眾層次,就能夠得到正面的回應嗎?事實我想也不用我多說,這些都發生在我們的周遭。

「人肉搜尋」的用意良善,「實名制」的立場可期,不過,它們本身所代表的涵義是什麼?是讓使用者能夠更快地在網路上找到真相?或是自己能夠在網路這個大染缸中找到自己隱身之處,甚至藉此呈現自己內心的一面。

我想...每個人內心都有一把尺,但請別肆意的濫用它,畢竟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並不會因為在網路上,就有權力拿自己的尺來教訓對方。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或許很多爭端也就不再那麼無法收拾。